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一个人站在这尚未封闭的集装箱门口无望地等着电梯内壁如淡灰色的镜子照着我青紫色浮肿的脸。多想眼前跑过来几个急着进电梯的人跟我作伴那样我的牙疼或许会减轻些。   这种事我经常遇见已经站了满满一电梯人可还有人往里挤然而今天医院的电梯仿佛是因我牙疼而设置的专梯没有谁进来连脚步声都听不见。我摁着等待键等着时间漫长希望会有医生或护士患者或家属,哪怕是推车送废瓶子的杂工但没人甚至没有一点声音抬起肿着的眼皮看了下手机这个点儿应当是就诊高峰呀,人们都去哪儿了心里忐忑起来想起了那句话去哪了爸爸去哪了马航去哪了这世界怎么了怎么什么都找不到了困惑中我甚至怀疑自己存在于何处。这是一所正规的三甲医院曾经陪着妈妈来看过病那时不曾见过三楼以下有牙科猜想牙科也许在四楼。看看左右还是没人走过来无奈中关上了电梯门摁了到四楼的上升键。即刻这封闭的电梯就像被司机开动的集装箱一样忽悠了一下我的头也晕了一下。电梯明明在上升可我却感觉在下降仿佛站在云端上突然掉在山洼里山里的寂静和寂静带来的惊怵使我将身子紧紧抵靠住身后光滑的玻璃广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